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长春理工大学青年团

杀死知更鸟 就听不到春天了

2015-12-3 22:3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39| 评论: 0|原作者: 看天下|来自: 看天下

摘要: 讲诉媒体监督权
11月10日9点,几十名农民工打扮的人员,硬闯入位于北京的无界新闻的办公室,他们占领办公室12个小时,直到当晚9点才被警方“清场”。而远在石家庄的卓达集团,“认领”了这起围堵事件:“得知无界新闻恶意诽谤卓达集团的消息后,部分在卓达干活的民工到无界新闻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讨要说法。”

原来,是无界新闻发表了《卓达新材百亿融资术》报道,称卓达新材30%高息融资被疑为骗局,40万投资者入局,引发卓达集团的不满。之前,媒体因为舆论监督,记者被骂被打的,被“打上山门”讨说法的,也不是没有,像这样被占领办公室长达12个小时,意图瘫痪媒体运营的却很少看到,这是前所未有的践踏法律、羞辱媒体,这是对于舆论监督权赤裸裸的威胁。

道理很简单,如果认为报道不实,构成名誉侵权、损害商誉,应该通过司法诉讼的渠道来维权,放纵工人围堵媒体算是什么行为?我国《刑法》第二百九十条规定:聚众扰乱社会秩序,情节严重,致使工作、生产、营业和教学、科研无法进行,造成严重损失的,对首要分子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;对其他积极参加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。纠集数十人,强闯办公场所,并且长达12个小时,不断纠缠、哄闹、辱骂,严重干扰媒体的正常运作,已经涉嫌触犯刑法。

在首善之区发生这种暴力侵害媒体的事,法律不应该姑息迁就,否则就会形成“破窗效应”。据说,在19世纪末,加特林机枪刚刚问世时,整个美国陆军只购买了10挺,但《纽约时报》却购买了3挺,因为报社相信,机枪可以防止对新闻不满的读者冲击。但那是100多年前的事,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下,媒体及其从业人员的说话权,以及最基本的人身权利,必须得到保障。“批判的武器”不能被“武器的批判”威胁。

诚然,媒体和记者,都不是完美的,不是没有需要批评的地方,但如果这引致对媒体舆论监督权的全盘否定,那就错了。而媒体的正当批评权,甚至一定程度上“说错话”的权利,应得到法律保障,也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识。

11月9日,所谓“世奢会”诉《新京报》、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名誉权纠纷案,二审判决大逆转,媒体胜诉。这次二审判决中的一段话,在媒体圈里广泛传播:“新闻媒体有权利亦有责任对其进行批评监督,争议文章通过记者调查,引用多方意见,参与对世奢会现象的关注和讨论,是行使媒体舆论监督权的行为。不可否认,文章整体基调是批评的,部分用语尖锐,但这正是批评性文章的特点,不应因此否定记者写作目的的正当性。”

其实,媒体监督权,“用语尖锐”权,甚至必要的“说错话”的权利,是20多年前最高法司法解释的规定,只是在这个媒体冬天里,这些“常识”似乎有了雪中送炭的温暖。1993年、1998年最高法的有关名誉侵权的司法解释中,明确媒体报道的侵权标准是:内容基本属实,没有侮辱内容的,不应当认定为侵害名誉权;主要内容失实,才认定为侵权。

为什么最高法没有将“严苛真实”作为侵权的标准,而是用了“基本真实”,默认了媒体必要的“说错话的权利”?因为新闻报道受阶段性、过程性和时效性等限制,如果苛责“正确”,势必限缩报道空间,造成钳制批评监督的效果。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曾明确提出:当批评性新闻报道的出版自由,与被批评者的名誉权发生冲突时,应当向维护批评性新闻报道的出版自由方面“适当倾斜”。

媒体监督权是公民批评权的必然延伸。既要马儿好,就要让马儿吃草;既要媒体监督,就要保障媒体能发声、敢发声。媒体并不完美,但杀死一只知更鸟,就听不到春天了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