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长春理工大学青年团

山想

2015-11-22 09:2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28| 评论: 0|来自: 田维《花田半亩》

摘要: 如果可以,我愿意住在山脚。 就在山不远的地方,被丛生的植物和花朵环抱。门前,会精心用红砖砌了花坛,会种了蔷薇、小菊个硕大的葵花。我亲手油漆的木门,是清澈的天青色。 一处不需要很大的家园,却要充溢主人的 ...
    如果可以,我愿意住在山脚。
    就在山不远的地方,被丛生的植物和花朵环抱。门前,会精心用红砖砌了花坛,会种了蔷薇、小菊个硕大的葵花。我亲手油漆的木门,是清澈的天青色。
    一处不需要很大的家园,却要充溢主人的爱意和快乐。
    养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,一只眼神温柔的老牛,或许还会有一群小鸭。一块荒芜了许久的土地,待我播种开垦,期许着又一场繁茂葱茏。
    安静的时间撒满园地,在荒草堆间,我栽植希望,一架葫芦,几株番茄,一小块青菜。屋檐下,种一片茉莉,等着它萌芽,抽叶,长成一夜夜幽雅的芬芳。
    夏夜里,我会坐在墙角的秋千,哼飘向夜空无穷的一段轻歌,想念远方得朋友,会赤了双脚,在我的园地里踱步,踩那落了一地的星光的碎片。
    四周是漆黑,是漫无际涯的空洞,远山是虚无,天地是虚无,宇宙亦成虚无。
    只有,我小小的屋,亮着灯火,明黄的一盏影影绰绰。只有,我小小的屋是真实,是梦境的码头,等我在大千世界得归来。
    我将独居,或者,有一位爱人。
    我会在挂了纱帐的床上斜倚着读一两本久远的树立,念一两首久远的诗歌。会怀了如诗经般纯稚天真的心,歆享平常无奇的岁岁年年。
    看三五之夜月出东山,听秋窗风雨的夕暮,想窗外遍野的桃树红了美人如瓷面颊。
    风吹四季,吹在山林,吹向四野,吹向大荒。我默守自己的家园,安于无声无息的生活,煮一锅碧色的青菜,独坐花下,每一寸枝叶都是佳肴甘美。
    每天,走去山涧的泉眼打水,途中为自己采一把笑在日光中的草花。偶尔,就坐在山溪边,听它的歌唱,想起索德格朗的诗:
              山中的夏天纯朴
              牧场上的花
              古老的庭院微笑
              山溪幽暗的喃喃声 讲起找到的幸福
    或许,就这么坐着,一直就到了太阳坠下去,也没有知觉,忘却了知觉。等天色都暗淡了,才踏着一路黄昏的橘红,回去我的小屋。
    独居的女子如此,并无空谷佳人式的清绝和怅惘。我是简单如清水的快乐和安然。
    假若,我有一位爱人。他会陪伴着我,住在小小的屋。
    他会是安静的爱人,当这世界需要安静的时刻。我会喜欢默默看他在园中浇灌着花朵,呵护一颗青菜,看他纯真如孩童般同老牛说话。老牛,温柔的望着他,望我们恬淡的生活。他温柔的望着我,望我眼底清澄的幸福。
    会温一壶酒,在突然落雪的冬,守在窗子里,陪我的爱人共饮一炉,会为他缝补了寒衣,为他系好手织的围巾,一同去山坳深处寻一树红梅绚烂。
    他不会像姜夔,为梅谱一曲流芳得歌词,他却会微笑,会讲他的童年,他的快乐,会把欢笑撤满沿途的路。我们的脚印会在身后延伸,延伸,我们会在路旁一起堆雪人,一个风雪中依旧笑靥如画的雪人,那么纯洁,那么天真。
    在山脚下,我的门前会开满迷醉的花朵,你只有穿过那团团的花丛,才能到达我天青色的门前。请轻声敲门,或唤我的名字,我将居住在那,在生命赐予的或长或短的年华。
    我将独居,或有一位爱人。会是同样的快乐和幸福吗?
    如果可以,我愿意住在山脚。有我小小的园地,小小的屋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本文选自田维的《花田半亩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